網上聊天室,當砂粒也有夢想

阿裏巴巴創始人馬雲曾說:“這個世界,有這麽一小撮的人,打開報紙,是他們的消息,打開電視,是他們的消息,街頭巷尾,議論的是他們的消息,仿佛世界是爲他們准備的,他們能夠呼風喚雨,無所不能。你的目標,應該是努力成爲這一小撮人。”正如同在沙灘上看世界一樣,這樣的“一小撮人”便是網上聊天室們生活中的耀眼明珠,很快甩開身後的黃沙,獨自,璀璨得晃眼。
塵世間總有一些人淹沒在芸芸衆生之中,默默地垂下頭顱,永遠做別人舞台後的幕布、爬上喜馬拉雅的墊腳石、開出鮮豔花朵的綠葉,他們只匆忙地行走,在宇宙間留下相同的足迹,沒有任何人對他們投向驚鴻一瞥,在有限的生命中,他們甚至沒有發出過只屬于自己的聲音。在別人的腦海中,他們只有一個共同的名字,叫“他們”。然而,人過留名,雁過留聲,每個人的心底裏都潛藏著一個被別人記住的願望,都期盼著能有一天能擺脫黃沙的千篇一律,變身珍珠,耀眼世間。
沙粒要想成爲珍珠,就要咬牙鑽入蚌中接受磨砺,就要熬得過蚌中千日的寂寞,經曆千錘百煉。人亦如此。只有耐得住孤單,咬緊牙關,爲衆人之所不能,忍衆人之所不能忍,蟄伏幾季,方能成事。然這一切的前提,則是“有夢”。沙粒有夢,能百日成珠;爲人有夢,可流芳千古。
85屆奧斯卡獎再一次被華人導演李安斬獲!當李安手捧小金人被鎂光燈聚焦時,這個總是笑意盈盈的導演道出了自己的“血淚史”。曾經被父親強烈反對學電影、依靠妻子的微薄薪水當了七年的“家庭煮夫”、一度曾想過放棄該學計算機專業……然而最終一直支撐著他信念的,是妻子林惠嘉的一句話:“安,要記得你心裏的夢想。”正是這一句溫馨得緊扣人心弦的話,使李安多年來堅定地行走在夢想的旅途上,終成史上第一個憑借指導3D電影而獲奧斯卡獎的導演。
曾有人說夢想總是很遙遠,踮起腳尖也看不到希望。其實夢想很簡單,最璀璨的珍珠在成長之前也曾爲卑微的一粒沙,夢想于它而言不過是蚌中分泌出的黏液,一絲絲地將它包圍,久而久之,成爲了一顆美好的存在。于我們世間每一個普通人更是如此,讓夢想照進現實,並爲之努力,總有一天你會發現鏡子裏慢慢出現的璀璨點亮了你的眼睛。 

  隨著時間流逝,我漸漸的喜歡沒過一天就感慨,有的時候真不知道自己在感慨什麽,總覺得現在的我很孤獨,每天望著偌大的院子在也沒有一個像我這楊的小夥伴了,我在也感覺不到那種兒時的回憶了,走在院子裏再也找不到小時候的歡樂和汗水,有的時候在院子裏幻想著兒時的小夥伴就在身邊能夠一起玩一起開心的玩耍留著汗水。
  而時間的流逝,從今的一切在也回不來了,再也找不到兒時的種種回憶了,從今多麽熟悉的一切而那些多麽熟悉的小夥伴的面孔在也回不來了,曾今的我不止一次次的做夢希望時間能夠流逝能夠回到小時候每天不管什麽時候都能喝小夥伴們在一起玩能聽到他們熟悉的歡樂和笑聲,我希望時間的流逝能夠把我們變到小時候每天放學吃晚飯昨晚功課就能打開窗戶聽到小夥伴們的叫喊聲和那一張張熟悉的面孔,小的時候的我們沒有任何的煩惱每天和小夥伴們在院子裏玩就能忘記一切就是天黑了才會依依不舍的回家,我們在一起可以互相的關心能夠感受到大家流露出來的溫暖,我真希望我們的兒時能夠回來我們兒時的小夥伴每天能夠聚在一起能夠找到兒時的回憶。
  現在我每天打開窗戶,能回想到當時的一切而這一切是多麽的熟悉,而在空地理玩耍的小夥伴不再是那些熟悉的面孔兒時一張張陌生的面孔,屬于我們的一切已經過去了在也回不來了,看著那一張張陌生的面孔我心裏很低落我多麽希望在哪裏玩的人是我而不是陌生的面孔啊。可惜那不是我屬于我的兒時已經過了每次看到那些玩耍的小夥伴我就盼望著世界能夠倒流,把屬于我們的兒時還個我們讓我們相聚在一起,看著那些熟悉的面孔我心裏非常高興我們又在一起了屬于我們的永遠是我們的誰也搶不走我們的兒時回憶。
  世界的流逝,我們都長大了在也不是小孩子了,我們已經長大成人了兒時已經不屬于我們了,但每次走在那熟悉的路上我的腦海裏就想到了我們的兒時就是在這一片土地上到處跑到處玩才長大了,而這一切對我來說意義非常大是這片土地看著我們長大,看著我們一步步的成人,他們是見證我們長大的最好證據就是這片土地裝載了我們小時候的歡樂和汗水裝載了我們成長的種種經曆現在我們爲了事業和學業都離開了這熟悉的土地在也回不到從前的兒時了。
  再見了,充滿了屬于我們的兒時,再見了,曾今屬于我們的一切,我們在也回不到那充滿著歡笑的兒時,那陪伴著我們長大的土地再見了。
  真希望一覺起來網上聊天室們又回到了從前大家又能相聚在一起玩。